百鬼夜行宫

欢迎来到这处无限可能的天地
 
首页首页  日历日历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会员会员  群组群组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鸿钧鸣泣之时(第二世界奇幻联盟即意创作第四期)

向下 
作者留言
雾雨魔理沙
Admin
雾雨魔理沙

帖子数 : 22
注册日期 : 10-07-28

鸿钧鸣泣之时(第二世界奇幻联盟即意创作第四期) Empty
帖子主题: 鸿钧鸣泣之时(第二世界奇幻联盟即意创作第四期)   鸿钧鸣泣之时(第二世界奇幻联盟即意创作第四期) Icon_minitime周五 一月 07, 2011 8:03 pm

雨点敲打在厚橡木制的舱门上,如同急促的鼓声。和所有其它深泯共和国所制造的舰船一样,眼下这艘的舱室里到处是渗进来的雨水,更不要说那冰寒刺骨的要命湿气了。泷绪朝冻得发红的双手呵了口气,嘴里登时冒出一股浓烈的白烟来。她努力将身上的毯子裹得更紧了些,试图为自己保留那么一小点足以维系生命的体温,可惜看起来希望渺茫,僵硬已经从手脚的末端向躯干蔓延开来。

“离岸的时候明明还那么暖和……”泷绪抱怨地咕哝了两句。在深泯岛上从天而降的明明不是雪,而是雨。那里有些地方的植物甚至连花苞都长出来了。如果单看地图的话,这座岛屿远比她的虫人老家要更靠北一些,只是由于诡异的温暖洋流才有了每年这异乎寻常的气候。这不,船才刚刚离开暖流的范围,甲板上已经结起一层冰来了,人踩上去都打滑。

船猛地倾斜起来,高高抬起的一端不断有东西掉落在下面。泷绪倒是不担心什么——易碎的东西早在上船第一天就统统摔精光了,现在她只想努力保持平衡让自己继续待在床板上。这个任务可不好达成,手指已经僵硬得连弯曲都难了,但每当碰触到那因结冰而滑溜溜的床沿时都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般地发疼。

船身猛地一摇,转瞬就朝着反方向栽了过去。泷绪一手抓空,整个人顿时被甩了出来。正当她的脸准备好要亲吻地板时,一双温暖而有力的手将她拉住,随即抱起她放回了床上。

“你该把门叉严实一点的。”说话人嘴里喷出浓浓的酒气,反手将向破布般被狂风扯得来回摇摆的木板门重重带上。

“那种满是窟窿的破门关不关有什么区别。”泷绪叹了口气,用拇指按住太阳穴:“一想到还要这样子过大半个月我就头疼。给我带酒来了吗?”

“这会你就不在乎头疼啦?等下你喝完之后只有更难受。”年轻的女孩子拧开袋子的瓶塞,朝自己嘴里灌了一大口,这才恋恋不舍地塞到泷绪手里。

“一身酒味的人才没立场说这话吧,”泷绪吸了吸鼻子,“闻起来至少在下层甲板那喝了四个小时,还能保持不醉真是奇迹——这会半里地外的鲨鱼怕是都能被这酒气熏晕过去。”

“你确定我没醉?”少女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忽然趴在了泷绪的身上:“不行,我已经走不回自己的舱室那里了,让我将就在这对付一晚吧,起码等这场雨过去。”

泷绪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她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外表虽然比自己更加年轻漂亮,但实际的生理上只有一半部分属于女性。尽管她不清楚这些深泯共和国的双性人在情感上究竟是更接近男性一些还是女性多点,但不管是哪一种,留这么个深受酒精刺激的家伙在自己的卧室里绝不是什么好的打算。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http://bfclan.8008cn.biz
雾雨魔理沙
Admin
雾雨魔理沙

帖子数 : 22
注册日期 : 10-07-28

鸿钧鸣泣之时(第二世界奇幻联盟即意创作第四期) Empty
帖子主题: 回复: 鸿钧鸣泣之时(第二世界奇幻联盟即意创作第四期)   鸿钧鸣泣之时(第二世界奇幻联盟即意创作第四期) Icon_minitime周一 一月 10, 2011 12:48 am

“要睡的话给我去地板。”泷绪飞起一脚将对方踢开,“我可不打算明早起床时看见的是你吐我一身。”

“呜,你不觉得那样太无情了吗?”少女锲而不舍地又拱了上来,“反正你也需要一个人在这天里帮你取暖……”

泷绪尝试着再次将她掀翻到地上,但不知怎的这次缠到身上来的手臂力气比先前大了许多。小小地挣脱几次都失败了以后泷绪干脆放弃了这个打算。反正,唔,这种事在她眼里也没什么特别糟糕的。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http://bfclan.8008cn.biz
雾雨魔理沙
Admin
雾雨魔理沙

帖子数 : 22
注册日期 : 10-07-28

鸿钧鸣泣之时(第二世界奇幻联盟即意创作第四期) Empty
帖子主题: 回复: 鸿钧鸣泣之时(第二世界奇幻联盟即意创作第四期)   鸿钧鸣泣之时(第二世界奇幻联盟即意创作第四期) Icon_minitime周四 一月 13, 2011 2:18 pm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惊慌失措的叫喊将两人自绮梦中唤醒。“长官!”年轻的海员未打招呼就冲进了舱房,紧张的面孔上完全看不出血色的痕迹。“船长请求你们两位赶快到甲板上去……”

他的话只来得及吐出一半就被硬生生塞回嘴里。倒灌的海水呯地一生冲开了木门,霎时间将这处小小的舱室淹没。呛了几口水的泷绪此刻完全清醒过来,她奋力拍打着膜翅让自己上浮,腰间的螯肢奋力抠入甲板的缝隙当中,总算为自己找到了一处支撑点。她连续吐出几大口海水,这才感觉稍微好受些。此刻刚刚在床上和她纠缠在一起的少女也从海水中爬了出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这一点都不好玩。”少女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哪个天才想出的这种主意叫人起床?”

“不知道,不过我看想出主意的那个人这会多半自己也早咽气了。”泷绪的表情看起来一点不乐观。“船上这会有没有其他人活着都是没准的事。”

少女有那么一瞬瞪大了眼睛,然后长吁了一口气。“那至少船还没断成两截,不然我们这会就该在水底下说话了……附近海域的鲛人聚落里你有没有熟人?”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http://bfclan.8008cn.biz
雾雨魔理沙
Admin
雾雨魔理沙

帖子数 : 22
注册日期 : 10-07-28

鸿钧鸣泣之时(第二世界奇幻联盟即意创作第四期) Empty
帖子主题: 回复: 鸿钧鸣泣之时(第二世界奇幻联盟即意创作第四期)   鸿钧鸣泣之时(第二世界奇幻联盟即意创作第四期) Icon_minitime周三 一月 19, 2011 1:05 am

“暂时没有。这么说你对那还算熟悉?”

少女有些不安地深吸了一口气。“……嗯,不久前这附近发生叛乱时我带人来镇压过,很是让他们死了一些人。但愿那些家伙不要把这么鸡毛蒜皮的事放在心上。”

“那可真不幸。”泷绪放弃了对眼前这人的指望,转而把注意力集中到船的状况上来。

“木板的碎裂声没有想象的那么大。”仔细听了片刻后,霜绪得出了结论。“而且外面的风声正在减弱……应该就快停了。”

船再次猛地一倾,不过这下仅仅是将舱中的海水甩出了大部分而已。顾不上还足以漫上脚面的海水,两人飞快地奔了出去以查看船身的受损状况。

桅杆折断的数目比事先预料的还要多,帆布几乎统统损失光了。万幸的是船身还算完整,没有如想象般地碎成两截。泷绪叫住了几个她认识的水兵,命令这些人下到低层舱那里检查“货物”是否安全。

“你是否有点紧张过度了?”少女扬了扬眉毛。“这么点风浪还不至于淹死那些人——再说就算真的进水了,还有不少能在水底下呼吸的,他们绝不至于把自己的生存本能给忘了。”

“我担心的不是这个。”泷绪的声音里可以听得出她此刻神经绷得有多紧。“如果携带这种瘟疫法术的实验活体在中途死亡那算是你们售货方运输不善的问题,毕竟我们已经事先付过钱了。我只怕这些家伙们会从刚才的风暴中找到空子逃出来——你们深泯共和国一向都是用囚犯来充当法术实验材料的吧?不知这里面有多少是武艺精湛的江湖好汉?”

少女吃吃地笑了起来。“一个也没有,这你完全可以放心。用于一次性消耗实验的向来都只是些政治犯,像你说的那种‘世外高人’都要留着制作血肉魔像和傀儡,不能浪费在这种事情上面。”

“政治犯?”

“没错。策划在我国控制海域掀起叛乱的鲛人武士,拒绝与共和国合作的人类掌教,还有被幼弟设计推翻的蛮族可汗——作为支持他的条件新可汗同意了许多共和国提出多年却一直没得到回应的外交要求。当然还有这些人的配偶子女等家眷……留着这些仇恨的种子实在太危险了,你说呢?”

“很谨慎的判断。”泷绪笑了笑。正要再度开口时天际忽然射下了一道散芒,仿佛银白色的火焰沿着海平面一路延烧了过来。

船上的人显然都留意到了那副场景。“那是……”泷绪起初以为是有谁在实验新开发的法术,但随即她就抛开了这个念头,因为眼前的景象实在是太扭曲、太不合常理了,几乎违背了一切法术原理的最基本规则。

那是充斥到极致的莫名法术能量,却异常混沌而不精纯。半空中的云块如同泛着血丝的鲜肉一样被撕开,烈焰伴着冰碴混杂在一起翻滚。空气被搅得如同浓汤一般粘稠,那液体并非海水,固块也不是泥尘,只是让它整个所触及的空间都一并颠倒了过来,重的物质在上,轻的物质在下,旋转着、咆哮着凝成大团大团的沫状物质,而在后面奋力搅动的影子初看如蛇,细瞧又似龙,但每个人体内几乎都可以凭借本能感觉到这生物的黑暗可怖,浑身的血霎时间变得冰冷,就好像连心脏也停掉了。

“鸿钧。”泷绪能听到身边少女的牙齿打着架,但还是从喉咙里勉强挤出了这么两个字。

“那是……什么玩意?”

“鲛人的传说。他们的一些古籍称其为龙神,鸿钧则是沿用了南陆人类的说法……就像我们北面的陆地种族称其为创世蛇。哦对了,你们虫人好像也有对这个东西的记载,好像叫飞翼蠕虫还是别的什么来着。”

“你的联想能力真疯狂。”泷绪的声音微弱,仿佛每吐一个字都耗尽了全身的力气:“那个被禁锢在创世初所遗留的混沌中的种族?我不知道它们是不是真存在,但即使是也不该在这儿——飞翼蠕虫不是永远见不得天日的吗?”

“啊,但是神话也说了,这些生物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侵入我们的领域,以期夺回这个原本属于它们的混沌世界。”少女别过脸。“我相信不同种族的神话在细节上可能有差异……但具体这一点应该都不会有什么区别,是不是?”

泷绪没有回答,她只是怔怔看着那光带一点点地缩小,最后在半空中消失。良久,一口长气终于从胸口呼了出来:“我们最终还是赶上了这个考验人的时代。”

“别担心,它朝海的东边去了,我想那些尚保留独立的鲛人城市会比我们这些陆地种族先倒霉几十年。”

“那还真是大区别啊。我原本指望打跑异变魔后可以安稳地度过后半生,但现在……”泷绪扮了个鬼脸,“好日子统统飞了。”

“那就及时行乐好啦,别自己让自己落下什么遗憾……”少女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一声充斥着惊喜的呼喊将她的话生生打断。

“长官!前方发现异变魔的船舰,受损比我方严重,请下令!”

泷绪的眼睛霎时间像是被点燃一样亮了起来。注意到她反应的少女皱起了眉头:“和异变魔处于战争中的是你们虫人,深泯共和国同他们一向处于中立——”

“他们的船破损太严重怎么也不可能靠岸了,与其让它沉到海底浪费掉不如给我们提供点补给来弥补刚刚风暴的损失。”泷绪的声音并不大,态度里却带着种斩钉截铁的意思。

“那好吧。反正他们总要死在海上,这样干净利落地解决反而对那些船员是种仁慈。”少女背转过身,准备接受这无可更改的事实:“就当最后帮我一个忙吧,别留活口。”

“乐于从命。”泷绪拍打着她在阳光下晶莹剔透的膜翅,身形缓缓从甲板上升起。“毕竟,我们想要活下去的话,接下来要面对的可是一个艰难的时代呢。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http://bfclan.8008cn.biz
 
鸿钧鸣泣之时(第二世界奇幻联盟即意创作第四期)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百鬼夜行宫 :: 镜花水月 :: 天梯小筑-
转跳到: